《亲爱的自己》全员BE惹争议,国产剧编剧为何频频被骂上热搜?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 10月13日

或许《亲爱的自己》探索的结局并不完美,但它带给行业的思考却是多元的。

播放 暂停

《亲爱的自己》全员BE惹争议,国产剧编剧为何频频被骂上热搜?

00:00 09:21

文丨娱乐独角兽,作者丨糖炒山楂

王子茹被批捕,陈一鸣和李思雨重修旧好;张芝芝接受刘洋的再求婚,再次拥抱家庭生活;顾晓菱终究等到了创业成功的雷浩文……这应该是常见的都市情感剧的大结局,至少有一对CP是圆满的。但《亲爱的自己》破例了。 

在昨天播出大结局之后,今天持续霸占微博热搜的#亲爱的自己全员BE#和#亲爱的自己大结局#了,双双拿下破4亿的阅读量。骨朵数据显示,近两日该剧相关媒体报道和舆情指数(尤其是微博话题)也出现显著提升。除此之外,知乎、抖音、豆瓣等平台上同样引发了关于大结局的热议。喜忧参半的是,该剧的口碑却一路下滑,最终豆瓣评分停留在了6.6分。

为什么《亲爱的自己》要一反都市剧常态,给观众一个并不“Happy Ending”的结局?当娱乐独角兽两次联系该剧编剧苏晓苑采访时,得到的答复均是“再等等”,给出的原因是“在剧本创作阶段其实冒了很大的风险,做了一些尝试和突破,也有一些自己的坚持和追求。但是这些尝试最终是失败还是成功,其实取决于观众和市场的反馈”。

或许很难简单粗暴将她口中的这份“突破”等同于全员BE的结局,但不可否认从中亦可窥见她试图打破一些国产剧创作上的窠臼,去探寻属于现实主义、亦或是女性主义更多可能的野心。只是从该剧播出的市场效果来看,仍然逃不开“话题霸屏热搜,口碑一再沦陷”的结果。到底是国产剧编剧出了错,还是“这届观众”太严格?

撬动30亿播放量,火爆话题剧的AB面

《亲爱的自己》是天然具有爆款基因的,女性、情感、创业等元素都是近年来撬动市场的利器,更遑论还有刘诗诗复出首秀、实力派流量演员朱一龙加持。酷云收视数据显示,该剧虽没能承接《以家人之名》破2的收视率,播出期间收视高点基本维持在0.9左右,但是也算是稳住了省级卫视前三甲的位置。

作为一部话题剧,它也被媒体誉为“住在热搜上”。虽然尚且没有精准统计其登上热搜的话题数量,但是李思雨、陈一鸣、王子鸣、张芝芝等无一不用事实证明了其话题号召力。目前剧集同名主话题#亲爱的自己#阅读量突破90亿,影响力不容小觑。除此之外,芒果TV作为独播网络平台也撬动了30亿播放量。

在这个略显清冷的剧集市场上,《亲爱的自己》掀起的市场热度值得肯定,只是事物的另一面也同样值得探究:以大结局为例,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关于全员BE的讨论下,“没看剧,热搜、抖音追剧”、“一集就弃了”的言论并不少见,从数据来看虽然舆论和媒体端沸腾,但是这两日的收视和网播量并未有明显突破。

这或许是碎片化传播时代带给剧集营销最大的便利之处,但是对于剧集本身而言何尝不是一种失意,故事的讲述不足以吸引观众或者没有将观众留下来的魅力,快餐时代与全媒体时代的大背景下,观众快速分解和消化了其中属于偶像、人物和故事中的闪光点,同理的还有国产剧中常见的倍速追剧方式。

《亲爱的自己》的豆瓣评分也印证了这一点。该剧豆瓣开分成绩7.3分,在今年现实题材开分8分频出的大环境下并不算优秀,同时随着剧情推进,豆瓣评分下降至6.6分。不过,从评分分布来看四星和五星人数占比46%,一星和二星占比31%,换言之观众对该剧的评价褒贬不一,喜欢和差评背后都有庞大的人群。

这种某种程度上的势均力敌其实可以看作是两个维度多方势力天然博弈的结果。其一,这是现实题材话题剧与生俱来的私人化解读带来的:有人对剧中的人物真实、职场真实、情感真实感悟颇深,看到了人物背后的初心与努力;自然就有人认为剧中的现实主义隔靴搔痒不接地气。

和李思雨从始至终的独立女性标签不同,张芝芝的故事是最常见的“贤妻崛起系列”,编剧诉诸大量笔墨刻画的关于女性在家庭生活中遭遇的催生、出轨、家暴等问题,只是对于大部分在微博等平台上掀起话题讨论的观众来讲,绝不是因为她过度真实,更多是她踩中了大众情绪的爆发点。

其二,这也是以刘诗诗、朱一龙为代表的流量系演员天然的争议性。该剧播出指出,刘诗诗的演技问题便曾引发诸多争议,但是对于粉丝而言这是偶像阔别荧屏良久的又一部作品值得肯定;演技在线但同样有着流量标签的朱一龙同样难以逃脱这种来自市场力量的拉扯。

《重启》和《亲爱的自己》两部热剧加持,也让朱一龙再次回到了舆论关注中,只是就角色突破和市场惊艳度而言,距离当初将他推上“双顶流”位置的《镇魂》都略有距离。近日微博上发酵的一个关于朱一龙已婚隐婚的小八卦再次折射了这一问题,虽然婚姻是明星私事,但也恰恰说明了朱一龙作为“实力派流量”的两难。

掩盖在微博热搜的盛况之下,《亲爱的自己》其实是一次国产话题剧很典型的呈现:无论是明星偶像还是内容创作,亦或是数据表现,都有其两面性。当然这也是全媒体时代,每个人的声音都被极致放大的必然,只是对于以编剧为核心的内容创作者而言,这似乎缔造了一种创作捷径,也带来了市场的好感透支。

国产剧编剧为何频频被骂上热搜?

“我上热搜了!被骂上去的。人生新体验。”今日凌晨,编剧苏晓苑在朋友圈写道,看似有几分调侃的背后究竟是何种心态难以知晓,只是对于观众来讲,这是一种情绪宣泄:苦追一个月之久的剧集没有朝着想象着的方向而来,甚至还带来了全员bad ending的结局。

苏晓苑是试图向观众解释过的。早在该剧播出到陈一鸣失业片段时,就曾引发网友争议,面对此她以身边各行各业失业、或是艰难挣扎的人为现实模板,解读了人物的现实性,并表示“我们不是爽剧,我们所有主创的初衷不是要让你忘了生活的苦。这一次我们想说的是:我知道,今天又是很辛苦很不如意的一天”。

“骂编剧不懂职场不懂上海不懂生活不会写剧本,都没问题。但是骂完之后别忘了,请身边那个过得不如意的朋友吃顿饭喝杯酒,给他一句温暖的话,一个贴心的拥抱,一个鼓励的笑容”,很温情的一段话,只是并没有如意料之中的被网友所接受,评论下前几条都是对其强行和疫情绑定解读的质疑。

苏晓苑并不是第一个被骂上热搜的编剧,甚至于这在爆款影视剧中尤为常见。2018年《镇魂》《一千零一夜》的编剧都曾因为剧集烂尾被骂上热搜,到今年“喜提”这一待遇的更是从《下一站是幸福》《清平乐》到《最美逆行者》《琉璃》,这个昔日隐藏在人物故事背后的工种,正在以一种并不美好的方式走到台前。

其实在这些剧集中,我们能够看到国产剧的套路或谓之创作窠臼:首先,烂尾应该是当下编剧最常被指责的原因,这其中又分为人物崩塌强行结尾和不尽如人意两种。《亲爱的自己》很显然属于后者,毕竟对于大部分国产剧观众来讲,男女主的CP是追剧的一大要义,而剧中李思雨和陈一鸣的分道扬镳甚至到后者守候新恋人的选择都让人感觉到了情绪上的“不适”。

其次,人物塑造和成长线的不足,也就是常说的人设崩塌。这一点在当下爆款的女性题材中尤为常见:《下一站是幸福》中在元宋和叶鹿鸣之间摇摆不定的贺繁星,甚至导致了扮演者宋茜的微博沦陷;在《亲爱的自己》中,对于李思雨的人设同样曾引发质疑,微博同名话题阅读量2.5亿,陈一鸣人设也同样面临质疑。

再次,话题剧一次次在市场上大展身手的同时,内容创作者也似乎找到了一种捷径,相比耐心打磨剧本,他们更看重人物身上的冲突性、台词的金句效应、话题上的可发酵性等等,这也为抖音、微博等短视频时代追剧提供了可能性。

当然不可否认这其中也不乏真正戳中观众情感痛点、引发共鸣的情节,但是更多的其实是影视剧中为了出轨、家暴、人物成长等强行设置的工具人角色。这也会落入文章开头编剧“强行BE“的窠臼, 引发观众的强烈不满。

或许《亲爱的自己》探索的结局并不完美,但它带给行业的思考却是多元的。它应该是一面棱镜,折射了内容创作者的困境和试图探索创新的勇气,同时也提出了新的问题:以女性为例,独立女性就意味着要牺牲情感做“亲爱的自己”吗?从工业糖精、工业苦瓜走出来的女性,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吗?

本文系作者娱乐独角兽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2929 Kris00135 钛粉88011 钛粉39442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百灵鸟
392人已赞赏 >
392换成打赏总人数3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